盒子
盒子
文章目录
  1. 前言
  2. 前公司
  3. 现公司
  4. 感谢
  5. 最后

写在住院之前

前言

大家好,我是 EyreFree(EF)。

既然是住院的话,我是在 2018 年 11 月确诊的,具体病情住院之后有机会的话再跟大家分享。

前公司

确诊时我就职于上家公司,负责管理移动端开发团队,工作一直兢兢业业勤勤恳恳,所以也不觉得对公司坦白会有什么问题,在初步诊断结果出来后,我把此事告知了直属上级,也就是 CTO。

过完春节,也就是 2019 年 3 月,公司产品部门负责人带着运营部门负责人找到我,要求接下来整个移动端进行 007 式开发,也就是一周七天,每天 12 小时。我拒绝了,因为移动端一直是全公司加班最多的一个部门,之前 CTO 要求移动端发挥带头作用,平时就是 996 的工作状态,其他部门并不加班,而且也没有一分钱加班费,我曾经在研发部门会议上提过加班费的问题,被 CTO 一口回绝,并表示绝对不能开这个口子。

随后 CTO 当晚开始对移动端的工作状况挑刺,在 22:23 质问我为啥移动端人都不在公司加班,和我说的“大家每天加班工作很辛苦”不相符合,借机发难。实际情况是前一天 App 发完新版本,大家刚忙完,而且这个语境似乎已经把员工无偿加班到晚上 10 点多认定为是员工的本分了,当时我正坐在公司工位上加班。第二天 CTO 找我谈话,对我拒绝 007 的事表示“你对我们说 No 我们也对你说 No”,以行政命令的方式强制整个移动端实行 007 工作制直到月底。我见领导铁了心要逼大家加班,只能退而求其次,申请了一个所谓的加班补贴 2000 块 RMB,在三月底给到比较辛苦的三位同事,1 个 1000 元,2 个 500 元,这是当时的加班记录 三月突击计划结算表(表中早退指 22:30 前下班),下图是 CTO 和我的企业微信聊天记录:

找茬

在 3 月底,HR 以「公司上市需要做账」为由,要求移动端员工改签劳动合同,过程中没有涨薪,但在这份新合同中,把基本工资的 20% 变为了“绩效工资”,实际上也就是变相降薪,因为根据新合同的规定,绩效工资发多少由公司根据当月表现来定,也就是最少可以一分不给。而且新增了多条类似「员工身体健康状况发生变化」和「员工无法胜任工作」后公司如何做岗位调整和解除劳动合同的条款。对于绩效工资,我很直白地问了负责改签合同的 HR 如果公司不给钱怎么办,她只是答复了一堆「公司只是为了做避税和方便管理,员工和公司之间要相互信任」之类的话术。新合同中还对加班制度作了规定,提及了加班费和加班申请等,但实际上这些文本只是为了符合相关法律规定装样子的摆设罢了,因为不管是在这之前还是之后,不管是工作日的超出 8 小时后的加班还是非工作日的加班,不管是 996 还是 007,公司没有给任何普通员工发过哪怕一分钱的加班费。

4 月 10 日,CTO 表示 007 继续,从 11 号开始到月底,这是 4 月份的加班记录 四月突击计划结算表,点开链接的朋友会发现里面只记了 4 月 11 日一天,没错因为我被降职了。4 月 12 号,CTO 找到我表示公司组织架构调整,移动端和前端组合并成立大前端,前端负责人为新的 Leader,并表示这是 3 月决定的事,没有任何其他理由。新的大前端部门成立一周后,公司把前端开发工程师全部裁掉了,所以实际上大前端也就是移动端换个名字而已,很新颖的操作方式。然后 007 照旧到月底,但加班不用记录了,因为这次没人去给团队申请 2000 块了。

期间内推我的同事告诉我,他找 CEO 沟通了我的事情,CEO 的说法是”虽然 EF 自己能为公司加班,但他不能带动团队一起加班”,我听完就满脸问号,所以移动端之前无偿 996 和 007 给公司加班算啥,不存在?从公司的这一番操作中,我感觉自己被刻意针对了,但也没有十分确定的证据。因为 6 月有年中绩效评估(调薪),在被降职后我找到 CTO 表示希望公司不要故意针对我把我排除在调薪范围之外,CTO 当场许诺会给我调薪,甚至明确告诉我涨幅是 15%。得到超出预期的答复后,我觉得可能我之前想多了,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随后公司入职了一个技术 VP,他对我们说原来的 CTO 已经把岗位让给了他,现在他是新的 CTO 了,负责管理研发团队,并表示接下来要对研发团队做改革,精简裁撤,好好表现努力工作的人能够留下来得到加薪,大概意思就是胡萝卜加大棒。并在找我谈话时表示 CEO 对他说“移动端所有人都可以开掉”,因为他并不了解我的病情所以觉得用 CEO 的话可以震慑我,但我却从中获得了一个信息:CEO 似乎在暗示他把我开掉?

之后发生的事情,当时在公司工作的朋友们应该都知道。七月初,移动端之前我招进来的 iOS & Android 工程师此时有毕海湉、夏启波、张文超、王世超、刘庆、王顺扬、王杰,共 7 人,除了张文超以外全都被辞退。辞退理由是绩效不达标、技术菜之类莫须有的罪名,辞退补偿是三周的薪水(因为 Android 当时缺人,后面他们招到新的 Android 工程师后把张文超也裁掉了,大概 9 月初)。毕海湉是我招进公司的 Android 开发小姐姐,技术和工作能力都很强,进入公司后统筹 Android 项目开发,辞退时间发生时她正在休婚假,休完假回到公司当天就被辞退。也就是说,在整个移动端团队 3、4 月份 007 高强度加班两个月,平时也保持 996 的开发节奏,并且从未出现过重大生产事故的情况下,几乎整个团队被开掉了,并且赔偿还是完全不合法的三周薪水,被开除之前大家还在天真地期待着年中绩效考评升职加薪。下图是当时和张文超的微信聊天记录,还记得之前改签的那份新合同么?1800 元是用 20% 绩效工资手段扣掉的:

张文超被辞退

关于张文超菜不菜这个问题,可能我作为当事人下的结论会让人觉得可信度不高,这是他的 GitHub:https://github.com/Zackratos,做 Android 开发的朋友可以自己评估。据我了解到的情况是张文超之后接了 Soul 的 Offer,毕海湉去了哈喽单车,其他同事也都很快找到了合适的工作。

另外关于离职补偿为啥是三周这个问题我很长一段时间一直没想明白,直到有一次遇到老领导丹哥,他第一反应就是问了一句“你们是不是劳动合同走的避税?”,算了一下按避税的基本工资计算 N+1 差不多就是真实工资三周的数字了,这大概就是 CTO 有底气叫嚣“你可以去仲裁”的原因吧。

接下来,年中绩效评估结果出来了,看到这里的朋友到这应该知道,不管是 CTO 还是 VP 都许诺了此时会给到涨薪,接下来到了兑现的时候了。七月底,VP 找到我沟通年中绩效评估。通知我我的年中绩效结果是 3 分(满分 5 分),并表示有其他领导想给我打 2 分让我走人,是他力挽狂澜保住了我,并让我以后好好表现,之前许诺的涨薪只字未提,并且对我进行了一番 PUA,说我工作做得不好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之类的。几天后,CTO 也找我谈话,表示之前口头答应给到我的涨薪不给了,告诉我直接原因是他在 VP 面前帮我提了调薪但被 VP 否决了,并表示虽然之前口头许诺了我涨薪,但公司就是靠层层压榨攫取利益的,既然我现在不是 Leader 了不愿意和公司一起压榨手下的员工,那自然也享受不到压榨员工带来的好处。

当天加了公司离职员工群,把从三月开始的这些事(也就是上文这些内容)简单描述了一下,发到了群里,但可能没有这么详细,并跟圈子里的一些朋友沟通我的遭遇。第二天,HR 部门负责人找我谈话,大致就是让我不要继续搞事情。随后 CTO 也找我谈话,我对他转述了 VP 说的话,他表示我说的内容和他了解到的事实有出入,随后我表示“VP 在会上说留下来的同事有涨薪,这个会你也在场的吧?”,CTO 沉默了,之后表示会帮我把答应的涨薪争取回来。最后给到的方案是公司每月给我所谓的「帮扶金」,由他们这些公司高管一起出钱,数额大概就是之前答应我的 15% 涨薪的额度,但这笔钱的性质此时已经完全变了。期间 CEO 也找到我,给我支付宝转账 1 万块,表示对我的帮助。

这件事之后,我便开始考虑之后如何维持生计的问题,因为领导宁愿给所谓的「帮扶金」也不愿给我涨哪怕一块钱已经摆明了姿态,公司不会给我任何涨薪。之后的几个月里,我不断滴找一些朋友、同事、老乡越聊创业的事情希望能自力更生,因为不想再换一家公司工作,倒不是真的因为身体原因影响工作能力,只是怕坑人,但始终没有比较好的机会。

在这期间,各种针对我的劝退行为一直没有停:

  • 比如刚调前端 Leader 来管理移动端时,因为新领导压根不懂 App 开发,所以移动端很多同事不适应,我在公司找他们沟通让他们好好配合新领导工作,结果 VP 找到我说新 Leader 投诉我私下和移动端同事串联教唆他们造反,让我停止搞事情,再犯就要处分我;
  • 年中绩效考评时给到移动端组的绩效是全公司倒数第二,理由是稳定性指标降低了,没错原因是需求多加班赶进度频繁发版本出现了一些需求延误和几个小 Bug,也就是说移动端加班不仅不给加班费,而且还亏钱;
  • 八月初的公司月度会议,公司政府关系部门的负责人在台上表示自己又联合某地公安抓获了薅公司运营活动羊毛的团伙帮公司挽回了损失,并公开点名我说“EF 都是你的工作没做好”,我寻思被薅的运营活动是前端组做的微信小程序的,出问题的接口是后端写的,跟我一个 iOS 开发有啥关系?但话语权在他们手上,而且确实十分有效,因为公司大部分人都是不懂技术的,真就认为这事怪我是我给公司造成了损失;
  • 公司领导不断在各种场合宣称公司业务做不起来怪移动端开发,因为 App 是开发人员做的,数据起不来就是开发的能力问题。

10 月底,CTO 找我谈话,表示“不希望看到我继续在这家公司浪费时间”,我花了一周时间面试,拿了几家公司的 Offer,并在 11 月上旬办理了离职手续。即使在这时,我仍然抱着“他们顶多就是觉得我身体不行了不能继续正常工作所以不停劝退我而已”的想法,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我知道我确实想法太单纯了。在我离职后没多久的 12 月初,公司开始进行大规模 N+1 裁员,难怪之前不停劝退我,原来是为了省掉 N+1 的钱,恭喜他们,省下了对我来说算得上是救命钱的 10 万块,可能是要把这笔钱投入到他们的公益慈善事业中去吧,是我格局小了。

因为当时身在局中,所以不太看得明白,之后跟朋友聊起这些事,朋友很直白地告诉我,从结果往前反推的话,整件事情的脉络就十分清晰了:因为跟朋友们聊的时候他们知道我的具体病情,CTO 所谓的让移动端带头 996 的时候,就已经是在针对我了,虽然在这之前的刚过完年给我涨过一次薪,但类比之后「大前端」,这么操作只是为了避免太过直接显得刻意针对而已。公司其他部门都不加班,单单让移动端加班,本就很反常。在我得了患病的情况下,坚持带病无偿 996 加班公司不仅没有任何认可,3、4 月份继续加码逼迫无偿 007,已经是赤裸裸逼我走,因为他们觉得我肯定扛不住,没想到我竟然还坚持下来了,所以 4 月份他们就直接动手把我 Leader 撤了,然后用涨薪的许诺先稳住我,再把我招进来的员工一个个都裁撤掉,接着食言不给我之前许诺的涨薪,此时我只剩孤身一人对他们构不成任何威胁。对了,前面 CEO 给的 1 万块是拿来稳住我的不是奔着帮我,因为之后公司要用补偿三周的方式裁掉其他部门同事时,有一个 UI 小姐姐(阿菲)受不了打算号召大家集体仲裁,CEO 也熟练地掏出了 1 万块,到这个时候我才明白,都是套路。

在确诊后他们不停质疑我的工作能力,而我为了证明我的病情不影响我的工作能力只能不断加班(看三月份的加班表就知道了),所以有意思的是,为了不被公司找借口拿我的病情说事,我还得付出比以前正常时更多的工作量和工作时间。但并没有什么用,因为他们是奔着劝退我的目标去的,不加班就说工作投入度不高,加班了就挑刺没达到运营数据指标,最后把我 Leader 都撤了之后 CTO 仍然三天两头找我谈话挑我刺,即使此时我的直属上级已经不是他了。我没有得到过任何主动的帮助,甚至相反,我面对的是主动的恶意。只能说我从一开始就没想到这样一群履历光鲜的人,“来自硅谷、小红书、阿里、微软、百度等的 一群创业者”,会这样对我一个患病的人吧。

现公司

2019 年的 11 月上旬入职了潮玩族,也就是回响科技。其实刚换了工作每月收入反而少了,因为我没有把上家公司的「补助」说成是自己的薪水,但终于到了一个可以正常工作的环境。

其实中间过程也有一些曲折,最终去了回响。既不是因为回响的薪资更高也不是因为其他公司背调没有通过或者其它一些原因,而是因为在知道我身体不是很好后他们仍然选择接纳我,虽然我没有向他们透露具体的病情,只是表示等治好了再告诉他们具体情况。

进入公司后正常工作,每月去医院随访检查。就这样一直到 2020 年的 8 月,此时我已经药物维持治疗两年了,我做了相应的检测,结果没有转阴。经过确诊后不断的自我学习,我明白这个检测结果意味着服药可能无法使我获得治愈,所以我在 9 月底请了一天病假,去找治疗这个分型比较权威的教授门诊,希望能给出有机会获得治愈的治疗方案,他看完我的病历与各项检查报告后表示如果刚开始就去他那里治疗结果可能会比现在好,既然现在已经服药维持了这么长时间并且看起来情况还算稳定,之后我可以在合适的时候去住院进行根治性治疗。

此后,我一边做入院治疗的各项准备,一边继续工作攒钱。2021 年 3 月发完年终奖后,我终于凑够了住院治疗需要的 30 多万,然后向公司告知了具体病情并表示接下来可能会需要住院治疗一段时间。CEO 沈振宇在得知我的具体病情后,表示如果在疾病治疗上有经济困难可以直接找他开口,并且先不用考虑怎么还的问题。因为他有校友得过类似的疾病(和我差一个分型),所以他可能对我的疾病也有一定的了解。说实话我挺感动的,确诊到现在第一次有人在得知我的病情后愿意给我提供实质性的帮助。尤其是在经过前公司的一系列事情之后。当然我事后也对 HR Nicole 说,不能因为我目前在这家公司工作,CEO 就倒了霉似的要给我这笔钱帮助我,如果真的有一天我撑不住了,肯定会是公开病情寻求所有人的帮助。下图是过去两年医保系统记录的医疗费用汇总:

医疗费用汇总

接下来的时间里因为等待新药上市、疫情等原因,中间延期了两次,最后于 9 月初,我请了病假准备住院做根治性治疗。在写这篇文章时,我正在忙着住院前的核酸检测、医院的原始检测材料、异地医保等的办理。

如果我不告诉别人我的病情,也许没有人能看得出我是一个病人。当然了,除了大家都对我戴的“痛苦面具”感到好奇以外。

3M防毒面具

感谢

感谢倪雪萍、王顺扬、忧伤珲舞、周国建、Yuu(郑宇琦)、ToothLess、SunnyYoung、Andself、肖玮荣、moscato、Evan、吕晨、周锦林、黄辰学长、何翌、tung、王浙剑、于德志、世杰、欧阳日鹏、胡尼玛、李蕊、DarrenW、周凌宇、芮寅康、Cathy、Laker、倪瑶、李楠、李奎、Nicole(王茜)、沈强、MM(郑宜东)、瓜神、XY、李一丹、刘金龙、吴家欢、POJO 博士、粉总、沈振宇、AidenRao、黄河、王杰、毕海湉、小胖、刘庆、肖子浩、丹哥、王世超、钱弘扬、L、小文姐、梧桐、雪碧、洪帮主、笛子姐等所有在过程中对我提供过关心、鼓励和帮助的朋友,祝大家诸事顺利。

同时也希望所有朋友身体健康,不要像我一样逛医院如喝水吃饭,当然了,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请务必给自己和家人买好商业保险。

最后

有人就要问了,住院治个病而已,弄得像道别似的这么隆重,最后屁事没有五年、十年以后还在蹦跶就太打脸了。

我想说:还有这种好事?


如有任何知识产权、版权问题或理论错误,还请指正。
https://www.eyrefree.org/2021/09/25/Before-Hospitalization
如文中无特殊说明,本站均使用以下协议保护: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支持一下
给 EyreFree 投食,QAQ